<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生死時速
    時間緊急,我顧不上那么多,一個縱身就躍上了圍墻,將手遞給雨欣姐,她驚訝地看了我一眼,抓住了我的手。

     起!我心中輕喝一聲,一下子就將她給提了起來,我先將手中的箱子扔下圍墻,然后快速將她橫抱起來,縱身一躍跳下了圍墻。

     穩穩地落地之后,我快速提起箱子,拉著雨欣姐沖進了黑暗之中。不久之后,我與浪哥順利匯合了,我和雨欣姐剛系好安全帶,浪哥就快速急轉方向盤,掉頭向前面沖去。

     前邊馬路上停著好幾輛車,一群手持鐵棍和砍刀的小混混正從別墅里出來。

     “坐好了!我要沖過去了!”浪哥低喝一聲,不停地踩油門。

     我和雨欣姐心中一緊,連忙抓緊了把手,非常害怕的雨欣姐甚至閉上了眼睛。

     吉普車如同獵豹一樣轟鳴著沖了過去,那群小混混意識到不對,紛紛上車,追了上來。

     沖出了別墅區后,浪哥拼命加速,指針瞬間飆到了兩百,可是后面的混混中也有飆車的高手,竟是有三輛車追了上來,距離我們只有百多米了。

     吉普車穿過兩條小巷子沖上了二環線,路上的車輛非常多,好在浪哥的車技非常牛叉,在車流中穿來穿去,速度竟然還在加快。

     這簡直就是生死時速中的橋段再現,我又是緊張又覺得十分刺激,而雨欣姐則是嚇得連連驚叫,閉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突然,我們的車被后面追來的車重重地撞上了,猝不及防之下車子偏離了車道,竟是逆行起來。

     “浪哥!小心,前面有大車!”我驚呼了一聲。

     “抓緊了!我趁機甩了追兵!”眼看就要撞上對面來的大車,浪哥竟是不慌不忙。

     突然,我們的車側身飛馳起來,只剩下兩個盤著地,擦著那大車沖了過去。

     ‘砰’地一聲巨響,后面跟著的那部車可就沒能避開,與那大車撞在一起,瞬間被撞得側翻了,造成了一系列交通事故。

     耶!我歡呼了一聲,為浪哥狂點一萬個贊!他簡直比杰克都牛叉!

     我們雖然解決了追上來的一部車,但其他兩部車追了上來,一左一右夾擊我們的車。

     我一手緊緊地抓住把手,一手用力握住曉燕姐的手,給她力量,讓她不要害怕。

     浪哥依舊非常鎮定,將改裝吉普車開得飛起來了,漸漸地又超越了旁邊的兩輛車。

     突然,前面出現了堵車情況,后面的兩輛車又追了上來,我看到兩部車上各有一名混混將鐵棍伸出車窗,朝我們的車砸過來。

     嘩啦兩聲,車窗玻璃被砸碎了,碎片濺在我和曉燕姐身上,嚇得她一聲尖叫,睜開了眼睛。

     我連忙捂住了她的眼睛,并低聲安慰她:“不要害怕!我們馬上就安全了!”

     就在這時,浪哥忽然急打方向盤,從前面的一個匝道下了二環線,鉆進了一條小巷子。

     后面兩部車反應很快,也跟著下了匝道,可是當他們也想進巷子時,一輛貨車剛好堵住了巷口,我們得以暫時擺脫追兵。

     浪哥駕駛著吉普車,在小巷子里快速穿梭,還好現在已是晚上十點多,巷子里沒有車,也沒行人,我們沒有遇到多少阻礙。

     上了長谷路之后,我們才終于甩脫了追兵,行駛了二十多公里,確定無人追蹤后,浪哥這才松了一口氣,開口詢問事情的具體經過。

     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后,浪哥嘆了一口氣,向我問道:“阿航,你確認你在毆打趙振東的時候,都一直戴著面具,沒有被他認出真面目來嗎?”

     “嗯!”我肯定地點了點頭。

     浪哥松了一口氣,對我雨欣姐囑咐道:“待會我送你們去一個地方,你們先呆在那里避避風頭再說!”

     雨欣姐此刻已經平靜下來,她拒絕了浪哥的好意,直接提出要回電視臺,我和浪哥怎么勸說都沒用。

     為了避免被趙振東的手下發現,浪哥驅車上了三環線,繞了三十多公里路,才將雨欣姐送到古城廣電樓下。

     下車時,雨欣姐注視了我一眼,幽幽地道:“啟航,你欠我一個解釋,我希望今晚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你能不能保證?”

     我身體一僵,不知該怎么回答,浪哥搶先承諾道:“林小姐請放心,今晚的事絕對是就此結束,不會再節外生枝了!”

     雨欣姐不理會他,直直地看著我,等著我的答復,我默默地掏出手機來,當著她的面將偷拍的照片都刪除了,她這才滿意地笑了一下,轉身進入了廣電大門。

     “對不起,浪哥!我將事情搞砸了,第一次任務就失敗了!”

     浪哥啟動了車,一言不發,只是專注地開車,看都不看我一眼,神情非常嚴肅,弄得我心中惴惴不安的。

     當我們進入二環時,浪哥突然哈哈一笑:“你小子就是毛躁,怎么看到暗戀的女神姐姐挨打了,你就忍不住出手了是吧?”

     “我!”我不知道要怎么解釋,只能低著頭保持沉默。

     “傻小子!誰說我們任務失敗了?我們的任務不就是讓林雨欣無法再當趙振東的小三么!經過你這么一弄,你覺得她還機會和趙振東在一起嗎?所以說,我們的任務是完成了,只是善后事宜比較麻煩而已!”

     聞言我大喜,這個時候我才反應過來,是??!我們的任務是完成了??!只不過是完成的過程偏出了原本計劃而已。

     接下來,浪哥接連打了好幾個電話,安排善后事宜,等我們回到事務所時,頭兒告訴我倆,事情已經處理好了,讓我們不用擔心了。

     我十分疑惑,只得向浪哥請教,通過浪哥的解釋我才知道,原來趙振東生平最怕兩個女人,一個是他老娘,一個是他女兒,頭兒通過隱蔽渠道將趙振東包養小三的事告訴他老娘和女兒。

     趙振東的老娘和女兒聯手唱出了一場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逼得他不得不撤回了手下的小混混,同時承諾再也不去找雨欣姐的麻煩,再也不去找情人了。

     我是一臉懵逼,就這么簡單?未免有點兒戲了吧!我偷偷看了頭兒一眼,低聲請求道:“老大,我發給你的那些照片沒用了吧,能不能都刪除了?”

     頭兒點了點頭,拿出手機來當著我的面將涉及雨欣姐的照片全部刪除了,接著他從抽屜里拿出兩個信封分別遞給我和浪哥。

     “阿航不錯!第一次獨立執行任務就順利完成了,老大看好你喔!繼續努力,明天的那個任務也交給你!”老大表揚了我幾句,讓我十分慚愧。

     接著頭兒拿出一份任務計劃書遞給我,讓我仔細翻閱并記下任務內容。

     看到一半,我就差異地問到:“老大,怎么這個任務又和趙振東相關?”

     “這個你就別管了,只要你完成了任務,我有重賞!你們出去吧!”

     我和浪哥齊齊點點頭,一起走出了頭兒的辦公室,坐上浪哥的車,我迫不及待地拿出信封里的錢仔細清點,最終的數字嚇了我一跳,整整四千塊,這也太多了吧!

     浪哥笑嘻嘻地道:“別一副沒見過錢的樣子,做我們這行,一向如此,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等你干上幾年,你也可以跟我們一樣買車買房了!”

     將手里的錢翻來覆去地數了幾遍,一開始我還挺興奮的,但想到雨欣姐,我瞬間什么心情都沒了。

     “浪哥,你說我要不要跟雨欣姐解釋了一下今天的事?”

     浪哥搖了搖頭,建議我過一陣再說,起碼也要等一切都風平浪靜了,再與雨欣姐說清楚。

     我考慮一下,決定還是聽浪哥的,他是我師父,不會騙我的!半個小時后,浪哥開車將我送回了住所。
亚洲欧洲国产日产综合高清_亚洲欧洲国产日产在线观看_亚洲欧洲国产码专区91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