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EYRZJFTPN"><table id="3dyL4fZ"><center id="yghautcfp"></center></table></source>
<em id="bthzvrow"><small id="PDWYUQ"><q id="Hg0NC"><video id="4912865037"><li id="0uWZOgok6"><pre id="huWApNg8as"><strike id="hcaxld"><rp id="KWFJBOZC"><kbd id="bzOBw3pr"><center id="DIXJY"><optgroup id="JNCAEOSB"><figcaption id="692730"><optgroup id="kFUKGu"><ul id="gaxcn"><datalist id="BGYTHM"></datalist></ul></optgroup></figcaption></optgroup></center></kbd></rp></strike></pre></li></video></q></small></em>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林景顏只在最初稍微驚訝了一下,很快便調整好情緒,冷靜理智地展示起了她的策劃案。

     “……我們先針對miracle的同類產品做了很多市場調研,從……”

     她準備了很久,說起來就算不過腦也能侃侃而談,更何況只要一說起來,很快林景顏就投入進去,甚至忘了眼前在聽的是人是誰。

     說完后,林景顏輕輕鞠了一躬。

     “謝謝?!?br />
     臺下響起了稀疏的掌聲。

     季銘輕輕拍了拍掌,唇角的愉悅幾乎掩飾不?。骸昂艹錾牟邉澃浮吹轿乙馔鈫??”

     “謝謝夸獎,不知道季先生還有什么問題么?”

     季銘想了想,說:“這套職業裝很適合你,不過裙子短了點,還有顏色再淺點會更襯你的肌膚……”

     林景顏保持著微笑:“季先生你現在是在……性騷擾嗎?”

     “不,這只是個建議?!奔俱懙皖^,隨手翻了翻林景顏的策劃案,厚厚一沓,只是稍微掃了兩眼就知道肯定準備了不少的時間,結構完整,目標明確,數據詳實……不愧是4a級廣告公司的策劃案。

     他不在的這幾年,林景顏的成長也并不小。

     他們交往的時候,她還是個實習給人打工賺了兩三千塊就樂得屁顛屁顛的小菜鳥,拿著錢一臉驕傲地說要包養他?,F在,林景顏穿著價格上萬的定制套裝,踩著尖細到戳死人的高跟鞋,喜怒不形于色,明明討厭的要死還是微笑著對他說:“謝謝季先生的建議?!?br />
     多么的……可愛。

     “晚上有時間一起吃個飯嗎?”季銘笑著補充,“工作餐?!?br />
     和客戶一起吃飯簡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林景顏是個漂亮的女人,還是個酒量不錯的漂亮女人,你不得不承認在和男客戶談生意的時候,她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抱歉,我今晚可能有點事情,可不可以讓我的助理……”

     “不可以?!奔俱憯嗳环駴Q,“今天沒時間我們可以改天約……當然你可以選擇不來,那么這個項目我們也不需要再談了?!?br />
     林景顏低頭沉默了一會。

     片刻后,她抬起臉,依舊微笑:“那就是說,如果我想要拿下貴公司的廣告合作,就必須要……討好你嗎?”

     季銘站起身,視線在林景顏的臉上肆無忌憚的流連,看得林景顏直發毛,他才又慢慢笑起來,說:“你不用擔心,我不會讓你做什么很為難的事情……不過是吃個飯而已,不難吧?”

     臨出門的時候,季銘正巧碰到了出來倒咖啡的唐若言。

     林景顏沒瞧見,但據當時在場的同事回憶,那一幕簡直電閃雷鳴、雷電交加,劍拔弩張的氣氛強到爆。

     “你說miracle那位負責人不會是看上咱們部門之草小唐了吧?”

     林景顏一口茶又差點噴出去。

     “……咳咳……可能吧……咳……”

     ……她最近也許真的不太適合喝茶。

     ***

     為了避免尷尬,林景顏原本最近都不想再去見林然。

     反正過段時間那個莫名其妙的吻也會隨著時間推移變淡,消失在記憶里。

     可惜事與愿違,沒過兩天她媽許如琪就飛過來看她,不知從哪得知林景顏手臂受傷的事情,抱著她已經好得七七八八的手臂心疼了半天。

     許如琪和林然的父親林深剛從國外度假回來,因為常年養尊處優心情舒暢的生活,已經五十多歲的她看起來還像三十出頭,皮膚白皙,氣質溫和沉靜,渾身散發著文雅的書卷氣,五官和林景顏有些像,但更小家碧玉一些。

     與林景顏對林深的態度不同,許如琪很喜歡林然,幾乎把他當成自己的親兒子,有時候比對林景顏還好——但這種好是有些微妙的,許如琪會跟林景顏生氣會罵林景顏,但從不會說林然一句重話,難免在好里就顯得過分客氣而并不親昵。

     來了沒多久,許如琪就讓林景顏叫林然過來。

     林景顏實在一萬個不愿意,但不叫只怕許如琪又以為她和林然鬧別扭,反而更麻煩。

     電話響了一會才接通:“喂,林然么……我媽來了,叫你過來吃飯?!?br />
     林然那邊只愣了一下,很快回答:“好的,我很快過去,要帶什么東西過去么?”態度很平靜,已看不出半點那時的失控。

     林景顏稍微松了口氣:“不用了,我已經買過菜了?!?br />
     一居室的房間里容納下三個人實在有些狹小。

     許如琪表示過愿意出錢替林景顏換一間大點的屋子,被林景顏婉拒。

     她實在不愿意再用林深的錢,不,或者說是一直不愿意用,從大學林景顏能自己兼職賺錢加上獎學金足夠養活自己,她就沒動過一分許如琪給她的生活費,一直存在卡里沒有取出來。

     母親嫁給林深,用他的錢她無從指摘,但是她和林深毫無關系,完全沒有資格用他的錢。

     有些事情是很難忘記的。

     許如琪嫁給林然的父親后,那些閑言碎語就不斷傳到林景顏的耳朵里:“聽說三棟樓的許如琪帶個拖油瓶二婚嫁了個有錢人”、“嘖嘖還不是為了錢嫁過去可就是闊太太了”、“就是就是,搞不好女兒還能分到點遺產呢真是能算計”……

     用林深的錢對林景顏來說,始終是件非常羞恥的事情。

     廚房里,許如琪忙活著。

     和林景顏不同,書香門第出身的許如琪有好幾道拿手的家鄉菜,雖然她已經很久沒親自下廚過,但味道始終都令人垂涎。

     林景顏想,她還真的是像父親像得比較多。

     林然來了主動想去幫忙,反而被許如琪趕出了廚房,只得和林景顏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周末的晚上,最受歡迎的大型相親類綜藝節目,屏幕上主持人妙語連珠,臺下觀眾們一片祥和的笑聲。

     看了一會,林景顏就忘了身邊的人是誰,搭著林然的肩膀吐槽得不亦樂乎。

     直到中間插播廣告的時候,林景顏才發現林然一直盯著她。

     “……我臉上有東西嗎?”

     “沒有?!绷秩惠p輕搖頭,緩緩道:“季銘最近有來騷擾你嗎?”

     不知道為什么,林景顏下意識的就不想林然知道,稍微頓了一下,說:“沒有……大概放棄了吧,都過了這么多年?!?br />
     “嗯?!?br />
     一時無話。

     “好了,來吃飯吧?!?br />
     許如琪端著菜從廚房里出來,林景顏忙起身幫忙,才從這種不自在中脫身。

     飯桌上,許如琪很殷勤地用公筷給林然夾菜:“小然多吃一點?!?br />
     林然接過咽下,綻開一個親和笑容:“謝謝許阿姨,許阿姨的手藝還是那么好?!?br />
     “你覺得好吃阿姨就開心了?!?br />
     林景顏聽得牙酸,咳嗽了一聲說:“那個……媽,你就別給他夾了,他這么大個人想吃自己會夾的?!?br />
     而且……她實在不好說,林然做的菜比她媽做的還好吃……

     許如琪聞言,溫和一笑,說:“好?!?br />
     電視上的相親節目依舊。

     許如琪在家就很喜歡看,這會看了沒一會就像是想起什么一樣,說:“景顏,你要不要也參加一下?”

     “媽……”林景顏無奈:“這種節目都是作秀的,你還真當人家是來相親的?牽手下去再沒聯系過的多得是,而且我根本沒時間每周跑去錄什么節目?!?br />
     “噢?!痹S如琪有些失落的應聲。

     女兒年紀大了,許如琪到底也像其他父母一樣操心起了兒女的終身大事。

     過年回家還特地給林景顏聯系了一場相親,不過林景顏壓根沒去,讓林然幫忙打發掉了。

     她給林景顏介紹的對象大都是林深的商業伙伴或是朋友的兒子,基本是打算留在本地,而林景顏根本不想留在那里。她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事業,甚至今年內就打算貸款買房子自立。雖然很不孝順,但她確實不想再和許如琪林深生活在一起。

     之后許如琪又旁敲側擊的問了幾次,都被林景顏擋了回去。

     “……你就別操心我了,我過得挺好,就算不結婚也完全沒關系?!?br />
     “可是這樣你老了以后……”許如琪還是憂心忡忡,比一般的逼婚稍微能讓人忍受一點的是許如琪的擔心并不是因為覺得不結婚生子不行,而是擔心林景顏老了以后無人照顧陪伴。

     她是個性格傳統的人,這輩子做過最大膽的事情大概就是嫁給她父親,那個完全不靠譜的男人。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又不是沒在找,只是沒碰到合適的?!绷志邦亴嵲跊]辦法,按著腦袋說,“下禮拜我就去找人相親行了吧?”

     林然一直默默吃飯,沒吱聲。

     去酒店之前,許如琪給林景顏林然各送了一份伴手禮,林景顏是一套一線品牌的護膚品,林然的則是一只昂貴許多的手表。仿佛怕林景顏心里不平衡,許如琪特地又補充:“這是小然他爸特地讓我選的,小然的生日禮物?!?br />
     林景顏一愣:生日禮物?

     林然收下,微笑:“謝謝許阿姨?!?br />
     直到把許如琪送去酒店,折返的路上,林景顏才心虛地問:“……你是哪天生日???怎么不跟我說一聲?”至少讓她有時間準備份禮物。

     “前段時間吧?!绷秩缓敛辉谝獾卣f:“無所謂,我自己也記不清了?!?br />
     “要不……我們現在補過一個?我去買蛋糕?!?br />
     林然笑了:“不用了,我本來也不怎么過生日?!?br />
     林景顏覺得更愧疚,拽著林然就走:“走走走,現在面包房應該還沒關門,買個小蛋糕應該來得及……我再給你買份生日禮物!雖然只有我們兩個人,但是……”

     她沒能走動,因為林然反拽住她。

     “真的用不著……”他頓了頓,努力掩飾語氣里的酸澀,“何必呢?……再對我好有意義嗎?”

     林景顏被林然的語氣激得一震,心里忽然也有些不是滋味:“我……”

     林然抬眼看她,那雙濃黑的眸子里霧氣氤氳,破碎到令人心驚,他慢慢開口:“你……還要再去相親?”
亚洲欧洲国产日产综合高清_亚洲欧洲国产日产在线观看_亚洲欧洲国产码专区91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